QQ: 1337971052

电话:029-85582455

工作时间 9:00-18:00

(周一至周六)

关闭在线客服

商品分类

党政读物
国企党建
专版笔记本
党务工作指南
党政音像制品
党政宣传画册
挂图画册 宣传警示

浏览过的商品

 

七大宰相就是会掌权

商品编号: 19215593
库存数量: 200
浏览次数: 1555 次
定 价: ¥39.80
零售价: ¥35.80
批发价 [请来电咨询]
商品信息:
作者:刘行光 著 出 版 社:人民日报出版社 ISBN:9787511507433 出版时间:2012-02-01 版次:1 装帧:平装 开本:16开
购买数量:
商品总价: ¥35.80
  • 详细说明
  • 商品咨询
  • 商品评论

编辑推荐

  以人为经,展现宰相仕途的跌宕起浮;
  以事为纬,展现封建王朝的更迭交替;
  以史为据,展现中华民族的沧桑过往。
  宰相是皇帝家天下的大管家,他们波谲云诡的命运牵动着时代的脉搏,他们风云变幻的人生影响着王朝的兴衰。

内容简介

  他们享受着「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」的尊贵显赫,
  他们承担着「兔死狗烹、鸟尽弓藏」的巨大风险,
  他们化解着百官同僚们发出的明枪暗箭,
  他们在历史的舞台上主演了一幕幕血雨腥风的斗争。
  并对宫闱生活做了细致的刻画。
  作为我国皇权社会的最高行政长官,「宰相」是整个国家的「二把手」,素有「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」的美称。这个职位曾经让无数官场中人每次醒来的时候总是流着哈喇子,因为只要登上这个宝座,就意味着一个人的「公务员」生涯干到顶峰了,就意味着拥有了对臣僚、百姓的生杀大权,就意味着拥有了对天下财富的支配之权。

作者简介

  刘行光,自幼醉心文学,惜乎资质鲁钝。大学毕业后,怀揣梦想来京。信奉「勤能补拙」的古训,多年来笔耕不辍,已编撰出版的作品有《打破砂锅问到底》、《中国通史》、《我是魔术师》、《诚学笃行--与大学生谈人文素养》等。

目录

第一位宰相:李斯
荣辱交织、功过昭著的权谋家
一、不满现状,上蔡布衣求教荀门 
二、秦宫进言,丞相门客再攀高枝 
三、尽心辅主,李长史上书谏逐客 
四、嫉贤妒能,李廷尉设计害韩非 
五、天下初定,李斯出策巩固帝业 
六、助纣为虐,大秦丞相血溅咸阳 
第二位宰相:诸葛亮
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的千古贤相
一、身世坎坷,诸葛卧龙缔结姻缘 
二、三顾茅庐,南阳布衣义辞隆中 
三、出使江东,几番舌战联吴抗曹 
四、刘备辞世,诸葛丞相辅孤治蜀 
五、决计南征,孔明攻心七擒孟获 
六、北伐惊涛,诸葛亮病逝五丈原 
第三位宰相:狄仁杰
左右逢源、兴复大唐的护国良相
一、上调中央,仁义仁杰公正执法 
二、则天当权,仁杰机智巧妙周旋 
三、心系李唐,仁杰无辜身陷囹圄 
四、大难不死,狄仁杰再次为宰相 
五、多方努力,劝谏武皇重立太子 
六、迎归庐陵,一代名臣含笑九泉 
第四位宰相:王安石
执拗坚毅、锐意变法的改革家
一、初入仕途,临川少年崭露头角 
二、地方从政,拗书生屡辞做京官 
三、踌躇满志,安石为相主持变法 
四、经受考验,新法推行终见成效 
五、变法遇阻,争议宰相被迫离职 
六、屡受打击,王安石黯然辞相位 
第五位宰相:张居正
扫除积弊、生荣死枯的救时宰相
一、处心积虑,张居正终登首辅位 
二、长袖善舞,内阁首辅权势煊赫 
三、为求富强,大刀阔斧实行改革 
四、门生发难,张居正谨慎渡危局 
五、宦途多艰,父死夺情再遭弹劾 
六、鞠躬尽瘁,一代名相死后蒙冤 
第六位宰相:曾国藩
老于世故、官运亨通的湘军统帅
一、时来运转,湘乡寒儒终为翰林 
二、跻身六部,曾侍郎回乡创湘军 
三、出师受挫,曾大帅打磨"私家兵" 
四、壮心未已,曾国藩出山夺安庆 
五、功成名就,三朝元老自翦羽翼 
六、诸事不顺,曾国藩郁悒死两江 
第七位宰相:李鸿章
毁誉参半、备受争议的晚清名臣
一、弄巧成拙,弱书生从戎事不顺 
二、组建淮军,李鸿章坐镇上海滩 
三、后来居上,淮军统帅功成名就 
四、国弱图强,鸿章办洋务强海防 
五、强大海军,北洋大臣艰难前行 
六、北洋悲歌,李中堂命殒贤良寺

前言

  作为我国古代最高行政长官,“宰相”位于群臣之首,素有“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”的美称,曾经让无数人费尽心机、朝思暮想。因为只要登上这个令人垂涎的位置,就意味着达到了权力的高峰之巅,就意味着拥有了对臣僚、百姓的生杀大权,就意味着拥有了对天下财富的支配之权。所以,追逐权力的、追逐名誉的、追逐地位的、追逐财富的人,全部都翘首向往着、觊觎着这个相位,为此他们不惜出卖朋友、倾陷同僚,不惜放弃人格、卑躬屈膝,不惜使出浑身解数、费尽一生心力。
  其实,所谓的宰相并不是实际设置的官职,而只是对国家行政首脑的一种泛称(历代只有辽代实有宰相一职)。各个朝代的宰相都另有具体名称,而且各种各样,名目繁多,先后出现过丞相、相国、大司徒、中书令、尚书令、同平章事、参知政事等。到了明代,宰相的职务被废除,由皇帝亲自处理国政。但天下的事情太多,皇帝实在忙不过来,只能设置内阁大学士辅佐自己。后来阁职渐重,大学士成为事实上的宰相。于是,明、清习惯上都称授大学士为拜相。尽管名称有这样那样的变化,但宰相的职责是万变不离其宗的,那就是为皇帝制定治国纲领和方针政策,总理国家的政治、军事、外交事务,领导和监督其他官员。
  在中国封建社会君主专制时代,国家的治乱兴衰不仅仅在于君主的英明与否,宰相任用是否得当也很关键。一个英明的君主,必有贤相辅佐,像秦始皇与李斯。如果君主年幼无能,有一二贤相辅弼,在一定条件下,也可以把国家治理好,如宋神宗与王安石、明神宗与张居正。若君主昏庸,又无贤相,那就难逃衰败的厄运了,如宋徽宗与蔡京。所以,宰相在君主专制制度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  乍然看上去,宰相为百官之长、群僚之首,威风得很。其实处在权力顶端的宰相们日子并不好过,一方面宰相大位有多少人在觊觎着;另一方面,再怎么机巧有时也难免体会不到皇帝的心思;再则,处理具体事务又不能出现大大的纰漏。凡此种种,都使宰相这种职业成为一种跳钢丝、走刀尖的玩命游戏。宰相们既是帝师,又是奴仆;既为虎作伥,弃道德如敝屣,又小心翼翼,稍一不慎,自己也就成了祭坛上的牺牲品。
  但是不管怎么说,由于宰相们的特殊地位,他们或大或小都成了历史上的名人,他们在帝王的直接授意下,行使着帝王所赋予的一切行政指挥大权,是朝廷中一言可兴邦、一言亦可丧邦的鼎足重臣。然而宰相是不能世袭的,他们大都才思敏捷、智谋过人,上能辅佐天子、下能驾驭群臣。
  从秦代至清朝两千多年的历史中,有案可查的宰相共有一千多位,本书从中精选出了七位,多方位、多视角地向读者介绍了他们治国安邦的智慧。全书以自秦至清的朝代先后为序,每代的宰相也以任职先后为序,一相一传。每篇小传的内容包括宰相的家庭情况、政务作为、性格嗜好、趣闻轶事以及死亡原因等,均基于史实,以政事为主,兼及经济、文化、生活,熔知识性、思想性、趣味性于一炉,希望能为现代人的修身明志与施展抱负起到一定的借鉴、启示作用。
  把宰相们的经历编写成一部书稿,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由于时间跨度长,许多重大而且生动的史实被埋没了,如要力图坚持“史家笔法”,就免不了有些“捕风捉影”、妙笔生花,有些还带有文艺色彩。书中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疏忽遗漏之处乃至缺点错误,祈望广大读者指教。

精彩书摘

  第一位宰相 李斯
  荣辱交织、功过昭著的权谋家
  为了追求荣华富贵,他可以再攀高枝;为了独享荣华富贵,他可以剪除同僚;为了保住荣华富贵,他可以毒杀同门;为子留住荣华富贵,他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。机关算尽,最后却被屠杀在自己所追求的名利场。他是秦始皇的重要辅臣
  、秦朝的开国丞相--李斯。
  小 档 案
  姓名字号:李斯,字通古
  籍  贯:河南上蔡西南
  出生日期:公元前280年
  逝世日期:公元前208年
  属  相:蛇
  职  业:秦王朝丞相
  父  亲:诸葛珪,国家官员
  母  亲:章氏,家庭妇女
  妻  子:玉娘
  代表作品:《谏逐客书》
  交往对象:荀况、吕不韦、秦始皇、韩非、赵高、胡亥
  生平大事:离开上蔡,到兰陵跟从荀子学习帝王之术;上《谏逐客书》,阻止秦王驱逐六国客卿;妒忌陷害韩非,逼其自杀;反对分封制,坚持郡县制;主张焚书坑儒,统一车轨、文字、度量衡制度;伪造遗诏,立少子胡亥为二世皇帝。
  结  局:腰斩于咸阳闹市,并夷三族
  引 子
  上蔡东门狡兔肥,李斯何事忘南归。
  功成不解谋身退,直待咸阳血染衣。
  这首诗的作者是唐朝诗人胡曾,是他为秦始皇的重要辅臣、秦朝的开国丞相李斯写的。
  在秦帝国的历史舞台上,李斯是显赫的男二号,享受着最好的灯光和机位,但在成功之前,他只不过是一名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务员,在楚国上蔡郡里做看守粮仓的小文书。
  一天,李斯去茅厕“放水”时发现了一群瘦小干枯的老鼠,见有人来,吓得惊惶逃窜。望着这些可怜的鼠类,李斯一时竟有些尿不出来了,他想起粮仓里的那些老鼠。那些家伙,一个个吃得圆头大脑、皮毛油亮,见人开仓取粮,也懒得动弹。同是鼠类,因为在仓在厕的不同,便活出了不同的天上地下!
  想到这里,李斯突然大悟:人,不也样吗?同是为人,位置不同,命运便会大不相同。那些身在京城的高官贵族一个个脑满肠肥,自己却要靠每日的辛苦挣钱为生。但即便这样,自己这个“厕中之鼠”竟然美得跟什么似的,从未想到还有“粮仓”这样的天堂存在!
  这让李斯满心羞愧,他决定要做一个“仓中之鼠”,于是终其一生,他都在不择手段地寻找属于他自己的“粮仓”。
  一、不满现状,上蔡布衣求教荀门
  李斯望着儿子们那高兴劲,不禁思绪万千:捕捉野兔要眼疾手快,把握时机,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。现在正是各国重用人才之际,我怎么能在此虚掷年华、挥霍青春呢?像这样厮守着妻儿怎么能有出息呢?李斯暗自决定离开上蔡,远走他乡,谋求发展。
  1.灭门之祸
  秦二世二年(公元前208年)六月的咸阳,骄阳似火,道路两边的大树都耷拉着脑袋,毫无生气。只有附在树干上的夏蝉在没命地呼喊叫嚣,那声音刺耳烦人,仿佛在叹息什么,在诉说什么。
  骄阳底下,蝉噪声中,一支队伍押解着一个人在缓缓朝刑场方向移动。这个人胡须花白、头发散乱、衣裳褴褛、满脸伤痕,乍一看像是丐帮兄弟。但俗话说的好,人不可貌相,别看现在人家打扮得很“低调”,其实是大有来头,他就是秦朝宰相李斯,想当年那可是打个喷嚏整个国家都会跟着感冒的人物。
  过去堂堂宰相,今日刑场死囚,这个反差确实有点大,一时之间让人很难接受。李斯杀了一辈子人,如今,轮到他被人杀,这滋味不好受,他不禁泪流满面。
  然而事到至此,无可挽回,伸头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李斯觉得自己不能装熊,一定不能像别的死刑犯那样被吓得尿裤子。再说,自己已经七十多岁了,声色犬马、荣华富贵的日子也享受了,算是活够本了。死又有什么可怕呢,只要子孙健在,能保存家业,便是幸福。想到这里,李斯痛苦的心灵才添了一丝欣慰。
  然而,李斯宽慰的心灵不久即被无情的事实所粉碎。在咸阳市的另一端,一队武士又押着一群囚徒向市中心的刑场开来。李斯远远望见,走在前面的正是他心爱的幼子,紧接其后的是其他诸子和女儿、妻子、孙子、孙女和家仆。一家三代二十余口人都到刑场集合了,以前即使是家庭聚会也没到这么齐呀。
  李斯不禁目瞪口呆,他万万没料到赵高有如此歹毒,二世胡亥有如此糊涂。看来这位新皇帝没有遗传他老子的雄才大略,杀起人倒是跟他爹一样肆无忌惮,毫不手软。
  突然,李斯有了一种问候赵高和胡亥他们俩母亲的冲动,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份还是忍住了,只是仰天大哭:“苍天啊!李斯何罪!竟遭灭门之祸!”
  行刑的时刻就要到了,刽子手已经将那把磨得雪亮的大片儿刀举在手中,只等监刑官一声令下,就要将李斯拦腰截断,一分为二。李斯用苍老的双手抚摸着幼子的头颅,他突然领悟到早年那老婆孩子热炕头、放狗撵兔子、啃干馍喝稀粥,才是人生的真谛。
  想到这里,李斯不禁又一次浊泪纵横,泣不成声,留下了人生舞台的最后一句台词:“二小子,你还记得吗?小时候,我经常领着你们哥儿几个,牵着一只黄狗,出上蔡东门去逮兔子……看来,这样的闲情逸致,大概是不可再得了。”
  一声令下,李斯全家三族被诛。
  李斯是何许人也?他是怎样由权力的顶峰跌入人生低谷的?他对中国历史发展有何影响?后人从李斯的一生经历中会得到什么启迪?如何评价李斯?这一切的一切,我们只有循着历史的轨迹,走向历史深处,才能获得科学的回答。
  2.初露心志
  秦昭襄王四十四年(公元前262年)时,楚国的头头换成了考烈王熊完,他起用“天下四大公子”之一的春申君黄歇,任命他做令尹(相当于宰相)。春申君很会作秀,他想借爱才之名显耀自己,于是他上任后头一件事就是邀请荀况对楚国进行“国事访问”。
  荀况是当时的名人,拜他为师的门徒不计其数,因为在名人门下学习,自然要沾光,起码毕业不愁找不到工作。他不仅学问好,而且与各国的上层人物也都有交情:曾与赵孝成王讨论用兵,与秦昭襄王商讨治国……所以请他做官、当顾问的聘书摆满了屋子。
  由于荀况声望很高,所以楚国在他途经的各县大搞“面子工程”:道路在抢修,城阙在补砌;或疏通填充,或粉刷洗濯……上蔡城是荀况入楚的必经之地,整日泡在酒坛子里的上蔡郡守,这些天里清醒的时辰多了些,每日亲自到郡守府指挥、监督大扫除。
  这一日忙了半晌,郡守的酒瘾上来了,他溜达了一圈,就离开了。于是,整个上蔡城的清扫工作也松弛下来,只剩下一位年轻人还爬在长梯上认真地扫刷。一阵阵尘灰扬起,他的头脸上落满了尘垢。与他搭档的老头忍不住,埋怨说:“李斯,下来!这些粗活干好干坏一个样,你何必这么卖力!”
  名叫李斯的年轻人并不答话,只顾干手中的活,又有一阵灰扑下来,落了老头一身。老头气得把梯子一拖,“啪嗒”一响,李斯竟从梯上跌下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幸好李斯站得不太高,摔得不大厉害,他挣扎着爬起来,怒视老头一眼,忍着疼痛,扶正梯子,又爬了上去。
  老头见了有些过意不去,走上前劝慰说:“小李子,以前你一劲儿地读呀、写呀,我不劝阻你,因为你谷子地里长高粱--想出人头地。可是这两天干的都是粗活,也不多给工资,整天累得半死,你却拼命干,你说说,究竟要图个什么?”
  “为敬重荀老先生。”李斯被纠缠不过,便简简便便地答了一句。
  “哈--哈--”老头听了大笑不止,“你前年由衙门老书办推荐进办公房来,我瞧着你就别扭。既然想谋个好前程,何不拿出个千儿八百的,设法巴结郡守。就凭你整日读读写写也能高升么?呸,白日做梦!今天居然要去攀附荀老先生,真是痴心妄想!人要认命,当官的自有官相,瞧你瘦得皮包骨头,一副苦命相,也想当官?你看县尊大老爷,大字不识一斗,可是伸出根小姆指也比你腰杆粗!”
  “哼,县尊算什么!”李斯低头听着,只觉得十分刺耳,他俯看老头反驳说:“昏头昏脑,毫无才干,就知道混日子,永无出头之日!将来我李斯练就了本事,瞅准了机会,撞上了好运,境遇一变,哼,至少应当封侯拜相,名垂千古哩!”
  “嘿,看不出你这样狂妄!真是‘癞蛤蟆打呵欠--好大的口气’。”老头说着摇摇头,以为这小子真是疯了。
  这里正说着话,围墙外走进一群人,老远有人吆喝:“浑虫们,卖力干,明儿一早荀先生就到了!”老头见是郡守醉醺醺地来巡查了,吓得拎起一只木桶匆匆往水井边去了。
  3.恩爱夫妻
  把上蔡城的一切清扫干净已很晚了,此时四边无声,一切都被掩盖于深重的夜色之中。天幕低垂,虽然还有些阴沉,但在遥远的西北的天际,已经能依稀辨出星斗的光影了。
  李斯站着默立半晌,头脑中一片空白,他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了,需要补充恢复一下体力和脑力,他有更多更大的事情去做。
  夜色的阴凉慢慢地渗透他的鞋底,使李斯觉得就像光脚站在冰面之上。他猛地警醒,进而便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涌上心头,一副姣好娇媚的面容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。是啊,自己近来一直忙碌,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妻子了。想到这里,他抬腿急奔家里而去。
  小径弯曲,他来到一处房屋面前,屋内灯光闪动,窗棂上印着一个娇俏的女子的身影,一动也不动,好像正陷于沉思之中。
  这女人叫玉娘,原是上蔡城内青楼艺馆中的艺伎,色艺双绝,在上蔡城内颇有名气。有一次玉娘被一个恶棍骚扰殴打,李斯碰巧见到,就将她救下带回家中。后来,玉娘知恩图报,以身相许,作了李斯的妻子。二人倒也情投意合,而玉娘也是一心侍奉李斯,再无二心,不几年就生下了两个儿子。
  4.痛苦离别
  李斯在上蔡做小吏已经九年了,他一直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,却没有升迁的机会。眼看着儿子们的成长,而自己却一事无成,李斯十分痛苦。记得有一天,他带着儿子,臂执苍鹰,手牵黄狗,走出上蔡东门,跨过洪河,来到县城郊外林区打猎散心。
  这片林地依山傍水,沿河两岸野草萋萋,山坡上树木茂盛,野兔、麋鹿、水鸟很多。很快,李斯的第二个儿子便发现草丛中有野兔在觅食,他拉了拉李斯的衣襟,用手示意目标。李斯弯弓搭箭,嗖地一声,正中野兔后腿。受伤的野兔拼命狂奔,李斯放出老鹰,一下子把猎物抓住了。
  小儿子们飞快地跑到老鹰前,捉住了受伤的野兔,他们又蹦又跳,十分高兴。李斯望着儿子们那高兴劲,不禁思绪万千:捕捉野兔要眼疾手快,把握时机,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。现在正是各国重用人才之际,我怎么能在此虚掷年华、挥霍青春呢?像这样厮守着妻儿怎么能有出息呢?李斯暗自决定离开上蔡,远走他乡,谋求发展。
  今天,机会终于来了,荀老夫子是天下名流,上至各国君王,下至各国权臣,无不对他高看一等,并且都与他保持着极好的个人关系。如果自己能作荀老夫子的弟子,这无疑是登上当时政治舞台的最有效的通行证!
  想到这里,李斯对妻子说:“娘子,明天荀老先生要路过这里去兰陵,我想跟他去求学,实现我胸中的抱负!”
  玉娘一听愣住了,她犹豫了半天,这才开口问他道:“夫君,明天你真的要走吗?”
  见妻子眼中泪光闪烁,李斯极不情愿地冲着玉娘点了点头。
  看到李斯点头,玉娘眼中的泪水猛然间便滑落在白皙晶莹的脸颊上。
  “夫君,你可以不走吗?”她的身体轻轻抖动着,几乎是在祈求李斯了。
  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,想起她对自己的一腔真挚柔情,李斯也忧郁起来,他又何尝不想留在这么一个可人身边,他也是有情有欲的男人啊!但转而他便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去做,自己的理想不可能中途放弃。他狠狠心,猛地摇了摇头。
  5.成功拜师
  第二天清晨,上蔡几乎倾城出动。太阳刚刚爬过屋脊,李斯就挤到路旁张望,直到上午九点来钟才把荀况的车骑盼到。
  “哟,瞧见了,头辆车上坐的老者就是他!哈,我瞧见荀老先生喽!”
  “嗨,他的容貌多么谦和。越有学问,越是如此。小子们,学着点哇。”
  “不容易呀,头发胡子都白了,还要旅途辛劳,立帐授徒……”
  “老先生旁边的年轻人是谁?年纪轻轻就四方游学,真乃后生可畏呵!”……
  人们的七嘴八舌更把李斯的心火撩拨得熊熊烈烈,他发疯似的左推右搡,尽量保持住自己占的有利地势。终于车辆驶近了,人们所说的一切,他都目睹了。此刻他的激情达到顶点,他什么也不望、也不想,径直突破府兵的警戒线,一窜便窜到头辆马车前,摊开双手便去拦车。
  车一停,李斯便挣脱拉扯他的府兵,对着端坐于车上的荀况深深地拜下去,高声恳求:“大师,收我为徒吧!成为大师之徒是我最大的愿望,为此我朝思暮想,几乎发疯了。”
  荀况遇这种情况已经不止一次了,并不觉得惊奇,只是看着跪拜在道上的年青人:短衣褐衫,赤足麻履,眉清目秀;面容黄瘦--苦熬奋斗的印记,眼圈乌黑--失眠努力的明证。他被这位青年的坚定面容、恳切态度、执着要求所感动,暗暗叹惜:平民求学多么艰难呀!然后,荀况和颜悦色地说:“后生站起来,先讲讲你的来历。”
  府兵见此情景,也不再阻拦。李斯受此鼓舞,容颜焕发出一股勃勃英气,大声说道:“晚生名叫李斯,本地人,上蔡小吏。曾有幸拜读大师《劝学》、《修身》诸篇力作,心中佩服不已,今生今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亲耳聆听大师的教诲。我已准备好路费,打算不久就去拜访大师。没想到大师竟光临上蔡,真是天意啊!晚生在此恳求大师收我为徒。”
  “先生,难……难得他一……一片至诚,就收……收下他吧。”说话的是荀况最器重的门生--韩国公子韩非。他长得十分白皙、纤弱,犹如女子一般,又是天生的口吃,因而格外的腼腆。这一切与他脍炙人口、锋利严密的文章极不谐调。
  李斯一见荀况身旁秀美公子发话支持自己,更增添了许多信心,极诚挚地立誓:“大师,收下我吧!李斯父母双亡,情愿以师为父,终身伺候大师,求学修身,矢志不渝!”
  荀况见李斯眼噙泪花,一片赤诚,他已是有些动心。再加上李斯聪颖的脸相、机智沉着的言谈、不卑不亢的举止,荀况料定他是个可造就的人物,终于肯收他为徒。
  李斯原准备一求再求,甚至要跪拦车道,以死明志,可是万没想到自己没费多大功夫居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。当时李斯的欢喜自不必说,他把一股坚决追求的硬气化为满心的感激,一头扑倒尘埃之中,对着自己心上的偶像--大师荀况,叩拜不止。
  6.别师入秦
  光荫荏冉,李斯、韩非伴随荀况在兰陵研究学问、专心著述,不觉三年已过。
  这一日,用罢早饭,李斯、韩非要往城郊讲堂听老师讲学,两人结伴沿车道往城郊走去,但见道旁杏花素白,桑椹殷红,与绿叶相衬,分外醒目。远处农夫新垦出一大片黑油润湿的田土,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泥香。
  “先生年岁大了,身体吃不消,否则带我们出去大干一番有多好哇!”李斯感叹着,他早有不满足困守兰陵的念想。
  “成……成就事业,谈……谈何容易。既要有机遇,又要有当权者意……意气相投,倾力为助,否则学识渊博如……如孔孟,也只能遍……遍游天下而郁郁终生。”韩非苦读经史,研究形势,见识超群,他一开口李斯就自觉受益匪浅。此刻他细细品味韩兄之言,半晌方说:“那么荀先生呢?”
  “先生么?机……机遇未得。”
  “春申君不是先生的知己吗?”李斯心存疑惑。
  “黄歇也,也配算当权者么?他……他不过是一个人臣,事事由人主约束。先生困……困守兰陵,宏图难展。”
  “喔……”李斯闻说,心里一惊,瞥了韩非一眼,暗想:别看师兄外表长得像女人一般,不料竟有如此尖锐的目光、深远的念想。
  不知不觉间,城郊讲堂已在眼前。
  讲堂上,师徒之间纵论天下,李斯乘兴而言:“如今大国争雄,游说者立功成名的不少。现在秦王想要统一天下,正是我们立功的黄金时代。人生的耻辱莫过于卑贱,一世的悲哀莫过于穷困。有些人自甘于卑贱贫困,毫无作为,反而讥讽别人贪荣求利。这不是他们不想要,而是没有本事去谋求富贵。我不想这样。”
  荀况听了马上明白李斯心意,自然极力赞成:“你们青年有为,立志高远,为师很高兴,环顾天下,只有秦国可成大业。十年前我曾考察秦地,那里法治严明,民风淳朴,地势险峻而兵强马壮,不愧为泱泱大国,真是实行我的学说最理想之地!”
  韩非也兴奋地说:“天下大势,分……分久必合,七大国中盛……盛衰已明,强秦只差……差一位雄主掌驭了。”
  “我以为庄襄王子楚正是此人。他饱经忧患岂无凌云之志?”李斯越想主意越稳。
  荀况把一切都看清楚了,自己为了著述竟把两个才华出众的治世良才留在身边,长年过着单调、枯燥的书斋生活,真是浪费了。这儿的精神生活是丰富、充实的,但对于胸怀大志的少年来说未免难为他们了。如今他拿新的眼光来打量自己的高足,发现他俩是多么年青、俊秀,充满生气!
  荀况再也坐不住了,颤巍巍地起身,拉着他俩走出书房,遥指一脉远山,意味深长地说:“人生犹如登山,锲而不舍者方能凌绝顶领略无限风光。你俩都去吧,到秦国去。”
  听到先生这么说,韩、李二人当然欢喜,只是两人都走,先生未免孤寂。沉默半晌,韩非笑道:“好了,我陪伴老师著述,让师弟李斯到秦国成就一番事业吧!”
  李斯听了,正中下怀,当下应诺。第二天他便揣上荀况先生的荐书,离别兰陵,往秦国去了。
  二、秦宫进言,丞相门客再攀高枝
  走进巍峨高耸、金碧辉煌的咸阳王宫,李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激动。这不就是他昼思夜想的地方吗?现在居然真的走进了这梦幻般的所在。王宫那恢弘的气势、奢华的排场、森严的警卫都没有引起他更多的注意,他只感到自己在飘然上升,升到了权力金字塔的峰端!李斯突然认定,此地才是作大文章的佳处!
  1.仕途受阻
  公元前247年5月,李斯扛着简单的行李,风尘仆仆走上了西行入秦的道路。一路上,他看到到处是被战火毁坏的城墙、残破的房屋、流浪逃亡的人群。入秦境之后,形势就大不相同了:关隘雄峻,庄稼茁壮,村寨鸡鸣犬吠,人民安居乐业……
  许多新鲜事物令李斯目不暇接,无数壮丽景色令他心旷神怡。所有这一切对于李斯来说,似乎都是好征兆,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。
  过了渭水之后,便来到了咸阳城。李斯很快在市中心找到了一家适合的旅店居住,他准备稍事休息,调养了精神后,寻找机会面见秦王。几个月来的艰苦跋涉,把李斯累得筋疲力尽,初到咸阳的喜悦,又使他焦灼的心情得以平静,躺在旅舍的卧榻上,李斯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  直到第二天上午红日高升的时候,李斯才被咸阳市上热闹鼎沸的人声惊醒。起初,他以为这只是街上的叫卖之声,仔细一听,似乎不是。推窗一望,只见街头百姓全都穿着素缟,武士们骑着素车白马,在咸阳市上缓缓而行。
  凭着直觉经验,李斯判定,秦国一定出了大丧事。但他心里暗中祈祷:千万不能是秦王驾崩。他甚至想绝对不可能是秦王驾崩,当时的秦王才三十多岁,正是大展鸿图的时候,怎么会有不测呢?或许是秦王太后驾崩吧!只要不是秦王,管他是谁,李斯并不在乎!
  李斯穿好衣服,走出门来。从秦人的言谈中,李斯意识到死去的不是别人,正是年轻力壮的秦庄襄王。接着他又打听到,庄襄王死后,王位由年仅13岁的秦王嬴政继承。
  听到这些消息,李斯不禁肝肠寸断,如丧考妣,依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孩子怎能成就统一伟业呢?仿佛有一盆冰凉的冷水劈头盖脸浇到他头上,初入秦时那炽热的功名欲火,一霎那间涤荡得冷冷清清了。
  2.投奔相府
  正在李斯为秦宫中发生的事而发呆的时候,几辆华贵的马车载着几个高级官僚从咸阳街道上呼啸而过,车轮后卷起的黄沙迷糊了李斯的视线,同时,也把他的思维拉回到了残酷的现实。作为一个饱学之士,他不能容忍目前的困境,他不能离开朝思暮想的秦国,他必须留下来等待时机,寻找新的机遇。
  天无绝人之路,机遇很快便找到了。原来,嬴政即位后,以吕不韦为相,总揽内政外交大权,号称仲父。
  这时,魏国信陵君、楚国春申君、赵国平原君和齐国孟尝君都招揽游士,各有门客数千人,一时名噪诸侯,威振东方,号称“战国四公子”。为显示相府威势,吕不韦也下令广招游士,要与四公子一比高低。李斯在咸阳得知相府募客,决定前往投奔。
  李斯来到吕不韦的府门前,吕府总管接待了李斯。这位总管一看,眼前的后生长得俊秀,楚人服饰,衣冠虽旧,却也齐整;再细细打量来者:高身量,五官端正,眉宇间英气逼人。
  看到这里总管心内已有了三分欢喜,于是发问道:“儒生自荆楚来吗?吕相在楚并无至友深交呀?”
  “我的老师荀况先生曾有幸在临淄、邯郸与吕丞相结识,所以……”
  “呵,呵,荀况大师!好!”总管一听荀况二字肃然起敬。他想,眼下恩相广招贤才,自己也曾听说荀况在楚不甚得志,莫非荀况有意入秦么?如果荀况肯来,那么恩相必定万分高兴。我也沾了荐贤之功,哈……天赐一桩美事啊!
  总管想到这里,马上领着李斯进了吕府,李斯则推推肩头的包袱,紧随着总管脚步跟上去。
  第二天,吕不韦亲自接见了李斯,得知荀况并没有来咸阳效力之意,不过是推荐了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来,于是满心高兴顿时冷了下来。只是碍着荀况的面子,吕不韦令总管将李斯留下做了一名宾客。
  李斯初入秦都,便有了个好处所,虽不是完全满意,却也对吕丞相心怀感激。
  3.脱颖而出
  登基为王之后,嬴政虽然感觉到前呼后拥的人多了起来,但他心中却并不感到快乐。他不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地玩耍,而且还要经常接受母亲赵姬和吕不韦的教诲及训诫。
  赵姬的话他还听得进去,因为他对自己的母亲非常孝顺;而对于吕不韦的话,他则总是置若罔闻,从来不放在心上。而且,他总认为吕不韦是故意与自己过不去,成心不让自己有好日子过。
  吕不韦也看出了嬴政对自己的不满,心里窝着一口难以明言的怨气。为了将来控制年青的秦王,吕不韦想出一个安插耳目的主意。可是推荐到嬴政身旁的人往往十天半月就被寻着碴儿给赶了出来。
  因此,吕不韦很是烦恼,一再叮嘱总管在数千门客中认真挑出几个人物来,不能再误事了。总管明白此事的份量,格外留心观察,果然不久见到一个拔尖的人儿,此人就是楚人李斯。
  这一日总管叫上李斯,带他同往书房拜见丞相吕不韦。吕不韦见到总管领人到了,急忙招呼进来。
  两人叩拜完了,李斯抢先说:“晚辈入秦两年来,亲眼看到丞相呕心沥血的扶助幼主,屡渡难关,使我们秦国政治清平,国泰民安。秦国有丞相来掌权,何愁天下不一统!小生非常敬慕丞相,请再受小生一拜!”说完把头叩得山响。
  李斯几句可心话儿把心烦意乱的吕不韦说得气顺,暂时抛开种种棘手的事情,笑着缓缓说道:“李生果然是少年英俊,才华过人。总管常常提起李生,只因政事太多,几次约见,几次拖延,实在抱歉。依先生之才,至少可荐为大夫……不过,目前权且委屈你做一阵子王宫侍卫,如何?”
  “做王宫侍卫?”李斯暗吃一惊,他万没料到自己一个楚地平民即将进入王宫。能进咸阳王宫任职,不正是他向往多年的心愿么?这么好的机会,多少人求也求不到啊!李斯感到无比的幸福、满足,顿时,他入秦二年来的愁怨化为乌有,只觉得一条金光灿灿的大道在脚下延伸,而引路人正是眼前踞坐于豹皮座上的吕丞相。
  “李郎,还不赶快谢恩!丞相对你格外垂青哩!”总管见李斯发傻,急得连声喊醒他。李斯此刻心间热浪奔涌,恨不得掏心抖肺,在吕恩相面前表明自己一片忠心。
  吕不韦知道火候已到,便叮咛李斯以后须将国君起居饮食、读书待客种种细节详情牢记于心,三日一报。李斯当然答应下来。
  4.初说幼主
  第二天,李斯从丞相府出来,坐上轻车,揣着一颗勃勃雄心前往壮观无比的咸阳宫。
  走进巍峨高耸、金碧辉煌的咸阳王宫,李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激动。这不就是他昼思夜想的地方吗?现在居然真的走进了这梦幻般的所在。王宫那恢弘的气势、奢华的排场、森严的警卫都没有引起他更多的注意,他只感到自己在飘然上升,升到了权力金字塔的峰端!李斯突然认定,此地才是作大文章的佳处!
  一阵震耳的欢笑声,把李斯从幻想中惊醒,他这才注意到已经来到内苑大殿,急忙跪倒。嬴政高踞王座,用冰冷的目光将李斯上下扫视一番,问道:“你是吕丞相推荐来的侍卫李斯吗?”
  “小臣正是,愿为大王竭诚效命!”李斯心里忽忽不安。
  “竭诚效命?哈,哈,吕丞相对寡人真可谓‘关怀备至’啊!”李斯从嬴政沙哑、低沉的嗓音里可以听出含笑的怨愤,“你难道不知寡人这里差事难当吗?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,不要自讨没趣!”
  李斯何等精明,早听出了嬴政对吕不韦的不满,此刻他忽然想起那一次韩非讲的话:要择一得力的“当权人物”意气相投。在这短短的瞬间他认定,眼前的少年君主正是自己最理想的“当权人物”了。至于昨日在丞相府里对吕不韦感激涕零、发誓效忠的事,似乎极其久远了。
  不过,嬴政的话语实在刺心,李斯恼怒的想:大丈夫处世,生须光明,死当磊落,岂可让人蔑视轻侮!于是他对秦王厉声道:“谁料英名盖世的孝公后代竟然这么轻视贤才!”
  众人愕然相顾,秦王铁青着一张脸说:“你依仗何人的势力,胆敢当面诽谤寡人?既然你自认为是贤才,那我问你,对于并吞六国、成就天下一统的大业有什么看法?”
  李斯刚才逞一时痛快,口出祸言,心里好生懊悔,正考虑着补救之法。这时听见嬴政发问,李斯思考一番后,便成竹在胸地说道:
  “大王,我早就想给您说说我的心里话。您知道平庸的人往往失去机会,而成大功业的人,却能利用别人的失误或空子制造机会,并下狠心消灭他。先君秦穆公虽然称霸,但终究没能并吞东方各国,那是因为当时诸侯还多,特别是周室没有完全衰落,因而五霸一个接一个起来,还都得尊重周室。”
  “自秦孝公以来,周室地位低落,已非常衰弱,诸侯间互相兼并,函谷关以东也只剩下六个大国。秦国凭借有利的形势控制诸侯,已有六代之久,现在诸侯服从秦国,就像郡县服从朝廷一样。以秦国的强大,大王的贤明,不费吹灰之力,就可以统一六国,成就帝业,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!如果疏忽怠慢而失去这个机会,等到各国再强盛起来并结成合纵联盟,即使有黄帝那么大的本领,也对它们毫无办法了。”
  秦王政听罢李斯这番话,击掌叫好,因为他从登基之日起便想着一统天下,成就霸业,于是他又向李斯询问统一六国的方略。
  李斯指出,对六国不能只是硬攻,而要善于运用谋略。如能恩威并用,软硬兼施,这样便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。他建议秦王派出谋士间谍,去游说诸侯。让他们随身多带珠宝金玉,贿赂各国的权臣名士。对这些人,可以收买的,就用重金收买,让他们为秦国工作,去蒙蔽其君主,陷害其忠良,离间其君臣关系,阻止其国与别国联合反秦。金钱收买不了的,就派刺客去把他杀掉。这样,就会使六国内部越来越乱。最后,秦国再派出良将劲旅,以摧枯拉朽之势,扫平六国。
  李斯一番话辞锋锐利,而且句句切中问题要害,深深打动了嬴政的心。但嬴政觉得,现在却还不是重用信任李斯的时候,因为自己还不知道李斯的心意所属。于是,嬴政任命李斯为长史(丞相府中的总管,相当于现在的秘书长),让他参赞军国大事,又赐给他一座宅院。
  李斯以为凭借自己的一番高论一定会打动嬴政,封自己一个高官,谁知嬴政却反应很冷淡,心里有些失望,但他又一想,长史就长史吧,反正能跟随在大王身边,自己做得好,早晚会获得升职的机会,总比窝在吕不韦手下作个门客闲人好。
  ······
咨询商品吗?
您的昵称: *必填(注意请不要超过20个字符)
电子邮箱: *必填(注意请不要超过200个字符)
请在这里输入您要咨询的内容:*必填(注意请不要超过200个字符)
  • 用户名:
  • 密码:
  • 验证码:
  • 注册
如果你对此商品评价或分享经验,在此提交
您的昵称: *必填(注意请不要超过20个字符)
电子邮箱: *必填(注意请不要超过200个字符)
请在这里输入您要评论的内容:*必填(注意请不要超过200个字符)
  • 用户名:
  • 密码:
  • 验证码:
  • 注册
  • 相关商品
《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学习读本》人民日报出版社(学习贯彻中央政治局八项规定)
¥25.20立即浏览
习近平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论述摘编(大字本)
¥18.00立即浏览
中央和国家机关司局级干部自主选学专题研讨班讲座四: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软实力
¥43.20立即浏览
自主创新—科学发展主题案例
¥37.80立即浏览
领导干部从政道德启示录
¥28.80立即浏览
《共产党宣言》党员干部读本(彩图注释)
¥16.90立即浏览
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
书店地址(地图位置)
党建书店详细地址(位置与公交路线)
业务合作
友情合作
书籍订购方式
书籍订购方式
付款方式
付款方式

西安党建书店 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 9:00~18:00   地 址:西安市育才路87号(省委南门往西20米,路北)

       电  话:029-85582455 ,029-85540682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传  真:029-85582455      Q  Q:1337971052      

 手  机:13002950950 ,13709212166(非工作时间 或节假日) 邮  箱:1337971052@qq.com

 Copyright @ 2018 sxdjsd.cn Inc. All Rights Reserved.    版权所有: 西安党建书店 中国 西安 

Powered by Hishop5.4.2 © 2002 - 2011

Inc.